首页

山东快乐扑克三

大小:438KB 语言:简体中文

阅读: 370 系统:Android/Ios

更新时间:2022年01月19日

特别推荐列表

山东快乐扑克三点评介绍

1.永年斥宝正当初要求入赘潘家,却竟写退婚书。家显自责不应把休书交给巧儿,谓巧儿不想父母担心,要求他守秘。鈻
2.周永交代拐卖琪琪的经过,并说出,在广州的时候他弄丢了琪琪,自此,琪琪的下落音信全无。鈻
3.黑帮抗日传奇第27集剧情介绍鈻
4.朱林满娇梅芳饰鈻
5.集数:34集鈻

山东快乐扑克三版

6.在监狱,金仰驹使尽一切酷刑,为了能从达文秀嘴里知道钥匙的地方。武朝元的行径败露,被军统识破,冯少将亲自带队惩治武朝元,朝元找到美君,请求地下党给予他保护。武朝元回到家中,从地下室拿出那堆贪污而来的钱,不料冯少将带着军统特务出现在他面前。鈻
7.江亚菲有意破坏几人的会议,出门来到街上找到江昌义,透露家中正在开会,江昌义听完江亚菲的话撒腿奔回家中,江卫国几人见江昌义进屋,惊讶之下追问江昌义为何归来,江昌义只得一五一十将原因说了出来,江卫国等人听完江昌义的话无可奈何,只得让江昌义加入会议。假期结束,江卫东与江卫国回部队工作,兄弟俩人一走,江德福做出了送江昌义去当兵的决定,江昌义非常愿意去当兵,不久之后收拾行李乘船辞别江家人。江昌义一走江德福站在楼顶思念远方的安杰,江亚宁看在眼中记在心里,当天晚上写了一封信给安杰,安杰收到信件返回江家。鈻
8.返城年代第4集剧情介绍鈻
9.二教主斗法鈻

点击查看全文

热门推荐

新闻时讯

热门评论

称高丽:

第二十六集其威和永心在迪厅玩乐,两人的感情得到升华。大山带着展颜来到禾敏家,禾敏约了牌友打牌,并恶言相对,展颜忍耐了,而大山气极要走。展颜耐着性子在一旁等待禾敏反应,并主动为她端茶倒水、报告季氏的现状。永生从医院回来看到这一幕大发脾气,搅了牌局。禾敏因此而伤心大骂。以安没有找到纬凡,回到家中,与方母争执,方母看不到孙子而痛哭。第二十七集季长宇找到禾敏家,责骂禾敏没有为儿子做一件事,在这个关健时候为了一个男人而放弃了儿子的利益,是一个愚蠢的女人,告诉她应该清醒地面对现实,投资季氏。禾敏来到“天马”,展颜带着她到处参观。律师到方家转交纬凡的离婚协议书,以安撕毁协议书,声明要与纬凡当面谈此事。禾敏在“天马”开会,以安言语气愤,指责禾敏来投资季氏的目的。纬凡拿出种种资料,包括展颜与以安在一起的照片,证明和以安的感情破裂,婚姻受到精神虐待,要与以安离婚,并且辞去在“天马”的工作。永生告诉禾敏他要离开上海,不会和展颜在一起。第二十八集永生带禾敏找季长宇谈判,要求给禾敏母子保障,要季长宇汇人民币5亿给禾敏母子。大山的弟弟大海从台湾来到上海,给子娟及展颜带来很多快乐。第二十九集纬凡约见展颜,说明那张“我们一定可以”的字条是留给她的,对展颜说明自己和季冬阳的一段感情。展颜知道真相后痛苦不已,不肯相信这一切。第三十集展颜从大山口中得知过去的一切,知道自己不该再等下去,季冬阳是不会回来的。纬凡指责以安为了展颜不在乎任何人,竟然忘了儿子周岁生日。第三十一集永生要展颜重新振作,整顿季氏,展颜请求永生来帮助她。禾敏告诉展颜她和季冬阳的关系及来上海的目的,而这一切都是江永生一手策划的,展颜陷入极度痛苦。展颜决定宣布季氏破产,一位投资者亮出季冬阳的名片,季氏危机解除。展颜决定退出季氏,做一个快乐的人,永生对展颜说爱上了她。大海的新店开业了,展颜当了董事长,一家人快乐不已。

止乐巧:

(第21-22集)第二十一集2005年。年过八旬的安在天,在作家麦家的陪同下去上海烈士陵园祭奠了父母。绵绵细雨中,老人的思绪飘回到30年代的旧上海,那段黎明前最黑暗的岁月,那个时候,他才是10岁的孩子。“四一二”事变后,国民党在上海疯狂杀戮共产党,父亲钱之江卧底在国民党上海警备司令部,担任总破译师,实际是中共地下党,代号叫“毒蛇”,而母亲罗雪与他并肩作战,公开是国军医院的麻醉医生,代号叫“公牛”。血雨腥风的一场杀戮,共产党人的鲜血又一次喷洒在苏州河上,国民党上海警备司令部副参谋长闫京生指挥了这次行动,使多名共产党员遇害。舞会上,钱之江和机要处的参谋唐一娜正沉醉在一曲探戈之中,而舞池里,又一名中共地下党员在罗雪眼皮底下被闫京生杀害。严峻的事态下,苏区中央派特使前往上海,择日召开会议,重振华东地下党。集会上,正当易容的钱之江受命之时,特务突然来袭,众人为了掩护他出逃,自绝了生路。此次,除“断剑”被活捉外,其余9人皆惨死在特务的枪下。接二连三的惨案让钱之江和罗雪深感事态严峻,为了严密监控敌情,钱之江只得以办公室为家。办公室中,唐一娜对钱之江竭尽讨好之能,而一心向佛的钱之江丝毫不为其所动。狡猾的特务利用一真一假的电台频率,成功地麻痹了中共地下电台的“老虎”(即年轻时代的丁姨)和“火龙”(即年轻时代的铁院长)的侦听。钱之江帮助唐一娜破译了南京密电,敌人已经获知特使行动的地址和内容。汪洋处长急将密件内容报告刘司令。钱之江模仿闫京生的笔迹给地下党“小马驹”发出情报,通知中央特使行动已经暴露,并告知敌人电台更换之后的新频率。与此同时,“断剑”正在忍受特务处长黄一彪的酷刑。第二十二集钱之江的情报被“小马驹”传递给下线“耗子”——一个收垃圾的人,中共地下联络员。“断剑”叛变,黄一彪根据他的口供,前去抓捕地下党员“飞刀”,不料身怀绝技的“飞刀”逃脱,黄在他房间的照片中认出了“小马驹”。黄一彪巧施调虎离山计,把“小马驹”约到自己的办公室,自己却带特务在其家中搜查,企图发现有价值的线索。办公室中,黄一彪假意要调“小马驹”去南京工作,却有意把“断剑”叛变的消息透露给他。为了不使掩护地下党重要的人物“警犬”暴露,“小马驹”破釜沉舟,欲杀死“断剑”未遂,最终被特务击毙,壮烈牺牲。狡猾的黄一彪为了引出更多的中共地下党,对外隐瞒了“小马驹”的死讯。重伤的“断剑”被送往国军医院,在罗雪的麻醉下被救活,黄一彪迫不及待地要带走尚在昏迷中的“断剑”。从黄一彪神秘的言行中,罗雪顿生疑心,她辗转得知这个重伤病人是党内的叛徒,立即向组织发出情报。同时,在电话中巧妙转达给钱之江,暗示“此人为六指”,钱之江暗暗感到事态严峻。“耗子”将情报传给身份为张副市长秘书的地下党员“警犬”,钱之江的情报传到了“警犬”手中。但此时,由于“断剑”的出卖,“警犬”身份已经暴露,他被特务重重包围,危难中毅然引爆炸弹,与敌共亡,那份“特使”情报也落入敌手。(第23-24集)第二十三集“警犬”牺牲,他的父亲、老地下党员“母鸡”一并遇难。黄一彪穷凶极恶地连夜血洗了“警犬”所住的秘书楼。失去了“小马驹”的消息,罗雪和钱之江心生疑虑。由于情报走失,“毒蛇”的目标暴露,知情南京密电的钱之江、唐一娜、汪洋首先遭到刘司令的怀疑,连夜被秘密带走。路上,钱之江察觉情报没送出去,借机再把情报传给在夜市上扫垃圾的“耗子”,但由于“耗子”的疏忽,钱之江的精心策划失败。断了线的“飞刀”与“耗子”取得了联系,二人商议除掉“断剑”。“飞刀”来到医院,却没有找到下手之机。刘司令责怪黄一彪心狠手辣,“警犬”一事中杀死很多无辜的市民,黄一彪却由此心生一计,他通过媒体歪曲事实,将杀人一案嫁祸给共产党。同时,仿造“警犬”的信件、发假消息来蒙蔽中共地下党的视线,让所有人相信“警犬”临时调去南京。至此,“警犬”的下落被黄一彪垒在了一座不透风的墙里。“火龙”和“老虎”截获“警犬”去南京的假情报,地下电台负责人罗进感到事有蹊跷。罗雪接到了陌生电话,得知钱之江被刘司令带走执行任务,儿子天天去办公楼接爸爸下班,却没有等来钱之江。在7号楼里,刘司令要求钱、唐、汪三人破译一份被截获的中共密件,钱之江明白刘司令是醉翁之意不在酒。他们已被特务牢牢地监视和软禁起来。罗进、“老虎”和“火龙”难以相信报纸上关于共产党血洗秘书楼的报道,加上“母鸡”的死亡和“小马驹”“警犬”的无故断线,感到疑云重重。第二十四集7号楼中,汪、唐二人分别苦心破译密件,钱之江如困兽一般看着电报发呆。由于和“毒蛇”失去联系,地下党无从知道敌人的新频率,几乎成了睁眼瞎。“老虎”和“火龙”再次侦听到的依然是假情报,得知中央密电被敌人截获,也对“警犬”去南京一事信以为真。南京来的特务头子——奸诈的代主任利用真假情报、两套频率来麻痹地下党的侦听,罗进被狡猾的敌人所蒙蔽。罗进派司机“猴子”打探“警犬”下落,自己和罗雪联系时,却得知“毒蛇”也断线了。他把罗雪带到石门饭店——地下党组织的新据点,罗雪认识了“山羊”和“野猪”。与此同时,钱之江已经破译出密件,不料,竟然是自己的判决书。被困的钱之江想打电话送出情报,却遭童副官阻止。钱之江发现房间内装有窃听器,趁汪洋不在,拔掉他房间内的窃听线,制造了一个特务侦听的死角,也为下一步计划做好了准备。代主任被刘司令请到7号楼来专门对付隐匿的“毒蛇”。汪洋也破译出密件,召集钱、唐、童开会,密件中清楚指出汪钱唐三人必有一人是“毒蛇”,在场的其他人吓傻了。与敌人的周旋中,钱之江表面给人以佛心般的冷静,但内心却时刻做着痛苦的思考和挣扎。钱之江巧施计,暗示汪洋,闫京生也有“毒蛇”的嫌疑,借汪洋之手,除杀闫京生。(第25-26集)第二十五集刘司令召集钱、汪、唐三人开会,软硬兼施地恐吓“毒蛇”,钱之江表面冷静,心里却翻江倒海。在代主任的威逼之下,汪洋忍不住供出了闫京生,钱之江借刀杀人之计,迈出了第一步。而唐一娜也公报私仇,栽赃给死对头裘丽丽。罗进心存疑虑,派“猴子”与“耗子”碰头,千方百计打探事实真相,却一再被特务的诡计所蒙蔽,正当罗进疑云重重时,接到了黄一彪等人伪造的来自“警犬”的情报,释然/汪洋为出卖了钱之江深感惭愧,前来求得宽恕,钱之江假装生气。唐一娜自知栽赃裘丽丽,心虚,找到钱之江排解心事。在充满压抑气氛的7号楼中,钱之江和唐一娜再一次跳起了探戈。这一次的探戈,是钱之江预知暴风骤雨来临之前的一次内心抗争,也是曾经沧海、阅世无数的他,最为外露的一次精神体现。黄一彪带来了闫京生和裘丽丽,二人向代主任和刘司令百般解释自己的无辜,却无济于事。在巨大的精神压力下,裘丽丽和唐一娜开始互相厮打,同时闫京生的挑衅也惹怒了一向冷静的钱之江。童妻不经意向罗雪透露了钱之江等人的被困地——7号楼。第二十六集刘司令在7号楼大摆鸿门宴,罗雪连同汪、童、闫的妻子都是被请对象,为进一步引共产党自投罗网,刘司令允许她们在钱等人看不到的地方,远距离远眺自己的丈夫,罗雪看到魂牵梦绕的钱之江,顿时热泪盈眶。钱之江假装胃疼,托特务买药,晚饭期间,闫京生再次挑衅钱之江,钱之江压抑已久的怒火喷发出来。黄一彪想通过字迹揪出“毒蛇”,正中钱之江下怀,恶贯满盈的闫京生终于落入了钱之江为他埋设已久的圈套。闫京生要求与钱之江当面对质,钱之江把谎言编造得天衣无缝,看似无意,却句句指向闫京生。罗雪证实了“断剑”背叛的消息,罗进遣“飞刀”前去灭口,不料,特务早有防备,埋伏下假“断剑”和数名特务,“飞刀”杀死假“断剑”,突出重围。闫京生饱受黄一彪的酷刑,却宁死不承认自己是“毒蛇”,最后割腕自杀。

频文景:

第二十一集永生接受警察录口供,坦言是自杀所致,并非展颜所伤。以安和纬凡为展颜的事整夜未眠,展颜被接回来,纬凡特意为她买了蛋糕。大山指责以安对展颜的关心过于直白,毫不掩饰地关心展颜,这样是对纬凡的不尊重,而以安并不觉得。第二十二集子娟带展颜到医院向永生道歉,展颜来到病房低头一句话也不说,像个孩子,永生被展颜的可爱、单纯所折服,并从心里喜欢和爱护她。珠珠要拉其威去淘宝网,而永心要拉其威去跳舞,三人争执,永心生气而走。大山来找展颜说,季氏面临严重的资金短缺,急需找到投资方或是卖掉房子才能渡过难关,展颜却认为季冬阳会在危难关头出现的。第二十三集展颜对永生说自己相信和季冬阳“是在对的时间遇到的对的人”,所以她一定能等到季冬阳回来。永生劝展颜不要再傻等了,展颜认为公司在最困难的时候季冬阳会出现的……禾敏说永心太傻,绝对不可能同意她嫁给其威,永心则认为禾敏才是傻瓜,明知道永生心里爱着别的女人,为什么还要对永生那么痴情。禾敏到医院接永生出院,不料永生伤口又出现问题,要继续留在医院。永生为了帮展颜渡过难关,决定放弃原来计划。季氏陷入困境,大山、以安焦虑不安。以安约展颜见面,劝展颜将“天马”卖了,两人在一起商谈,被跟踪前来的纬凡看见。第二十四集永生来到卖红薯的地方,希望再次遇见展颜,果然碰到前来找他的展颜,两人一起坐在街边吃红薯、聊天,展颜向永生讨教是否要卖掉天马。禾敏到医院发现永生不在,大发脾气,她从医院的窗口看见永生正和展颜相谈甚欢,并见永生将自己的外套披在展颜身上,痛哭而泣,独自到酒吧喝酒。展颜为了渡过难关,决定卖掉自己的房子,找人投资“天马”。第二十五集展颜和母亲搬到了大山家住下。大山求禾敏投资季氏,禾敏要展颜亲自登门才肯答应。以安要把方母给他买的房子给展颜住,遭到方母反对。其威被珠珠软禁在家中学计算机,他偷偷从方家院子翻墙出来,被当成小偷抓住,方父责骂珠珠丢尽方家的脸面。

沙虹影:

(第17-18集)第十七集卧床在家的黄依依,被心病折磨得茶饭不思。在激烈的心理斗争后,安在天终于出现在黄依依的家门口,黄依依假装冷言讽刺,安在天不动声色,一盘棋缓解了尴尬的气氛。黄依依再次提起对安的爱恋,安在天却淡然表示一切都要为“光密”让路,包括安葬亡妻。安在天结合工作成果,改变了破译敌人密码的工作方法,立刻取得成效。陈二湖很快破获了一份敌人的急电。然而例会上,黄依依却对不以为然,老陈愤怒离去。安在天给安德罗的信不见回复,他出差去了北京。已婚的汪林借找黄依依下棋之机亲近她,黄依依在对安在天的感情苦苦无果的情况下,百般失意,酒醉中和他发生了关系。不久,关于二人的小道消息便传开了。很快安在天从北京返回了701,他带回了少量关于斯金斯的资料。斯金斯的资料给黄依依很大的启发,对“光密”的制作有了新的猜想。陈二湖将黄依依和汪主任的不正当关系告诉安在天,安在天大怒。第十八集在徐院长的办公室中,汪林痛哭流涕地坦白了和黄依依的关系。安在天等人开会决定,将汪林撤消干部职业,开除党籍,保留公职,送去后山农场放羊。安在天提出要保护黄依依的声誉。安在天意外收到了汪林的信,信中坦言,自己在黄依依的眼里,只是他的替代品。黄依依得知汪林东窗事发,深感对其亏欠,多次向安在天请求和汪林一同受罚,不料却遭厉声斥责,一气之下黄依依决定离开701。黄依依为表离去的决心,将自己苦心研究的“光密”资料交给安在天,同时,她任性的言语气得安在天手脚冰凉。陈二湖研究了黄依依提供的资料后发现,此资料对于他们来讲如同天书一般,黄依依在此刻绝对不能离开。为了留住去意已决的黄依依,安在天采取缓兵之计,暂时留住了黄依依,答应汪林的处理问题由她做主,条件是必须破解光密。工资很高的黄依依竟然向安在天借钱,她买来香烟,让小查十分不解。一天清晨,黄依依穿着长衣长裤和胶鞋,戴着草帽,背着一只军用挎包和水壶,悄悄地出了后门。小查向安在天汇报了黄依依的可疑行迹。汪林见到黄依依喜出望外,在窑洞里欲和黄依依亲热,而黄依依此刻对汪林却完全是怜悯之情,她所作的一切都只为补偿汪林。安在天连夜来到黄依依家中,责备她的做法会影响工作,但却被黄依依任性狂妄的反驳击败。为了黄依依能够安心工作,安在天只得再次求助徐院长,徐院长命令阻止汪林和黄依依见面。黄依依如约来到窑洞,却不知汪林此时已经被接到命令的警卫阻止在农场中,不得外出。(第19-20集)第十九集黄依依恍然大悟,像丢了魂一样,跌跌撞撞地往回走,安在天开车来接黄依依,却看到沟壑中踉跄而行的黄依依已经处于半昏迷状态,安在天赶忙将她送往医院。黄依依全身心地投入到破译光密的工作中,安在天的启发令黄依依如获至宝,寻找到攻破光密的新思路,从而使破译工作突破了困扰已久的瓶胫。忙中偷闲,小查拉着黄依依搭班车进县城,不料狭路相逢张国庆的老婆刘丽华,因为一个座位发生了口角,刘丽华出言不逊,令黄依依初次领教了这个女人的厉害。更传奇的是,留在家里的张国庆一觉醒来,发生公文包被打开了,丢失了几页文件。701大肆出动,终于摸清是张国庆的儿子张建设因为调皮,将文件折成“飞机”扔进了山谷里。这个举动给张家带来巨大的变动,张国庆被贬为垃圾工,刘丽华带着儿子离开了701,返回乡下。黄依依终日闭门工作,废寝忘食,再次做出了大胆的猜想,破译小组紧锣密鼓地开始演算,求证黄依依的猜想,这一次黄依依成功了。她破译了光密!光密的破译,使潜伏在大陆的美蒋特务接二连三露出了他们肮脏、鬼祟的尾巴,公安人员频频出击,大批特务纷纷落网,从而极大地打击了一度嚣张的特务活动。黄依依和安在天双双荣立一等功。庆功会上,黄依依提出把汪林带走的要求,领导大吃一惊,安在天则无语。二人苦涩地告别,安在天准备回上海安葬小雨。临行之前,他告诉了她真相:是自己杀害了妻子小雨。第二十集安在天独自在回701的路上,唱起了《三套车》,这是他和安德罗老师都喜欢的歌曲。等安在天从上海回来,意外地发现黄依依并没有离开701,相反她留了下来,并就任了破译处处长的职位。从徐院长口中得知,黄依依去后山农场接汪林的时候,发现汪林在她破译光密期间,又与邻村的一个寡妇好上了。她万念俱灰,得了一场大病。安在天知道情况后非常难过,也许这个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怎样伤害了黄依依。他主动找到她,带给她从上海捎回来的礼物,不料却遭到了黄依依的拒绝,她表明以后二人只能是同志和上下级的关系。安在天失落了。张国庆当街大哭,他把即将寄给家人的25块钱丢了,黄依依见状赶忙凑了25元钱寄了出去,张国庆对此感激涕零。为人敦厚的张国庆不忘报恩,每日帮黄依依打水、洗衣服,黄依依对张国庆心存怜悯,时常接济他。张国庆从心底感激不尽,对黄依依照顾得更加周到。黄依依找到安在天,请他帮助将张国庆的妻子调回701,安在天执拗不过,只好答应她。但他风闻刘丽华是个泼妇,担心有朝一日黄依依给自己招来麻烦。果不其然,刘丽华来到食堂对黄依依破口大骂,指责她勾引张国庆,安在天冲上前喝斥张妻无理取闹,保护了黄依依。徐院长找黄依依谈心,想帮她解决个人问题,黄依依苦笑着回绝了。小查陪黄依依一同来到县城医院看病,黄依依在厕所偶遇刘丽华。刘丽华拦住黄依依恶语相攻,黄依依靠在弹簧门边闭目不理,刘见状故意将弹簧门拉到最大,黄依依被弹簧门的惯力击倒,脑袋磕在下水道凸口,顿时不省人事。黄依依颅内出血,经过抢救挽回了生命,但变成了植物人。面对失去意识和知觉的黄依依,安在天毅然决定将她接回自己家,悉心照顾她,盼望能够用爱将黄依依唤醒,但这个希望最终也没有实现,1965年3月9日,黄依依永远停止了心跳……安在天妻子小雨的死因是这样:安在天在俄罗斯执行任务的过程中,小雨一直忠实地做他的助手。然而,在一次行动中,小雨的身份暴露,生命受到了威胁,面对爱妻小雨和国家的利益,安在天做出了痛苦的选择——放弃小雨的生命,安在天深爱的妻子就这样倒在了自己的面前。

乜帆:

第二十六集其威和永心在迪厅玩乐,两人的感情得到升华。大山带着展颜来到禾敏家,禾敏约了牌友打牌,并恶言相对,展颜忍耐了,而大山气极要走。展颜耐着性子在一旁等待禾敏反应,并主动为她端茶倒水、报告季氏的现状。永生从医院回来看到这一幕大发脾气,搅了牌局。禾敏因此而伤心大骂。以安没有找到纬凡,回到家中,与方母争执,方母看不到孙子而痛哭。第二十七集季长宇找到禾敏家,责骂禾敏没有为儿子做一件事,在这个关健时候为了一个男人而放弃了儿子的利益,是一个愚蠢的女人,告诉她应该清醒地面对现实,投资季氏。禾敏来到“天马”,展颜带着她到处参观。律师到方家转交纬凡的离婚协议书,以安撕毁协议书,声明要与纬凡当面谈此事。禾敏在“天马”开会,以安言语气愤,指责禾敏来投资季氏的目的。纬凡拿出种种资料,包括展颜与以安在一起的照片,证明和以安的感情破裂,婚姻受到精神虐待,要与以安离婚,并且辞去在“天马”的工作。永生告诉禾敏他要离开上海,不会和展颜在一起。第二十八集永生带禾敏找季长宇谈判,要求给禾敏母子保障,要季长宇汇人民币5亿给禾敏母子。大山的弟弟大海从台湾来到上海,给子娟及展颜带来很多快乐。第二十九集纬凡约见展颜,说明那张“我们一定可以”的字条是留给她的,对展颜说明自己和季冬阳的一段感情。展颜知道真相后痛苦不已,不肯相信这一切。第三十集展颜从大山口中得知过去的一切,知道自己不该再等下去,季冬阳是不会回来的。纬凡指责以安为了展颜不在乎任何人,竟然忘了儿子周岁生日。第三十一集永生要展颜重新振作,整顿季氏,展颜请求永生来帮助她。禾敏告诉展颜她和季冬阳的关系及来上海的目的,而这一切都是江永生一手策划的,展颜陷入极度痛苦。展颜决定宣布季氏破产,一位投资者亮出季冬阳的名片,季氏危机解除。展颜决定退出季氏,做一个快乐的人,永生对展颜说爱上了她。大海的新店开业了,展颜当了董事长,一家人快乐不已。

泰慧智:

第十六集黄依依利用四封密信做成了一个密码游戏,巧用密码游戏和安在天一起推测“光密”的加密技术,同时她还暗示安在天自己的心事就在这部密码游戏中,随着安在天将密信一一解密,四个赫然大字映入眼帘——我很爱你。安在天对于徐院长关于他个人问题的劝说,始终无动于衷,他告诉徐院长:首先,他深爱他的妻子小雨;其次,目前一切事情都要为光密让路。安在天找到黄依依委婉拒绝了她的情感,黄依依对于安的行为无法理解。黄依依的梦给了她制作筛状密码机的启示,很快付之行动,不再琢磨几何模型,而是抓紧时间制作了一个筛状密码机。虽然黄依依的猜想被陈二湖否定,但安在天仍然从中看到另一条出路,并决定投入全部人力验证黄依依的猜想。包括黄依依、安在天在内的所有演算人员,在一个月内为这个猜想投入了全部的心血,然而结果却是猜想错误,黄依依疯了一般哭着冲出了演算室。一场算盘大战,曲终人散。第十七集黄依依独自落泪,安在天悄悄来到她身边,鼓励她“做一颗铜豌豆”。二人在互相安慰中恢复了勇气,再次鼓足了信心。脆弱的黄依依借机再一次跟安在天表白,安在天仍然对爱选择了逃避,然而黄依依却愈发被爱情的火焰烧得失去了理智,她夜里来到安在天家,向他表达了苦恋之情,安在天冷漠的拒绝让她绝望,最后,黄依依留下一张“安在天,我恨你”的纸条,离开。失魂落魄的黄依依独自蹲在暗影中抽泣,被701所培训中心的汪林主任送回了家。次日,黄依依没有按时上班,安在天命人找遍了701却不见她的踪影,情急之下,安在天和小查来到黄依依的房间,发现黄依依已经昏迷在床,不省人事。安在天立即把黄依依送往医院。卧床在家的黄依依,被心病折磨得茶饭不思。在激烈的心理斗争后,安在天终于出现在黄依依的家门口,黄依依假装冷言讽刺,安在天不动声色,一盘棋缓解了尴尬的气氛。黄依依再次提起对安的爱恋,安在天却淡然表示一切都要为“光密”让路,包括安葬亡妻。第十八集安在天结合工作成果,改变了破译敌人密码的工作方法,立刻取得成效。陈二湖很快破获了一份敌人的急电。然而例会上,黄依依却对不以为然,老陈愤怒离去。安在天给安德罗的信不见回复,他出差去了北京。已婚的汪林借找黄依依下棋之机亲近她,黄依依在对安在天的感情苦苦无果的情况下,百般失意,酒醉中和他发生了关系。不久,关于二人的小道消息便传开了。很快安在天从北京返回了701,他带回了关于斯金斯的资料。斯金斯的资料给黄依依很大的启发,对“光密”的制作有了新的猜想。陈二湖将黄依依和汪主任的不正当关系告诉安在天,安在天大怒。在徐院长的办公室中,汪林痛哭流涕地坦白了和黄依依的关系。安在天等人开会决定,将汪林撤消干部职业,开除党籍,保留公职,送去后山农场放羊。安在天提出要保护黄依依的声誉。第十九集安在天意外收到了汪林的信,信中坦言,自己在黄依依的眼里,只是他的替代品。黄依依得知汪林东窗事发,深感对其亏欠,向安在天请求和汪林一同受罚,不料却遭厉声斥责,一气之下黄依依决定离开701。黄依依为表离去的决心,将自己苦心研究的“光密”资料交给安在天,同时,她任性的言语气得安在天手脚冰凉。陈二湖研究了黄依依提供的资料后发现,此资料对于他们来讲如同天书一般,黄依依在此刻绝对不能离开。可就在此时,绝望的黄依依在宿舍割腕自尽,大量失血加上血型特殊,让整个701人束手无策。最后,是疯子江南为她输血,挽救了她的生命。为了留住去意已决的黄依依,安在天采取缓兵之计,暂时留住了黄依依,答应汪林的处理问题由她做主,条件是必须破解光密。第二十集工资很高的黄依依竟然向安在天借钱,她买来香烟,让小查十分不解。星期天一早,黄依依穿着长衣长裤和胶鞋,戴着草帽,背着一只军用挎包和水壶,悄悄地出了后门。小查向安在天汇报了黄依依的可疑行迹。汪林见到黄依依喜出望外,在窑洞里欲和黄依依亲热,而黄依依此刻对汪林却完全是怜悯之情,她所作的一切都只为补偿汪林。安在天连夜来到黄依依家中,责备她的做法会影响工作,却被黄依依任性狂妄的反驳击败。为了黄依依能够安心工作,安在天只得再次求助徐院长,徐院长命令阻止汪林和黄依依见面。黄依依如约来到窑洞,却不知汪林此时已经被接到命令的警卫阻止在农场中,不得外出。黄依依恍然大悟,像丢了魂一样,跌跌撞撞地往回走,安在天开车来接黄依依,却看到沟壑中踉跄而行的黄依依已经处于半昏迷状态,安在天赶忙将她送往医院。黄依依全身心地投入到破译光密的工作中,安在天的启发令黄依依如获至宝,寻找到攻破光密的新思路,从而使破译工作突破了困扰已久的瓶胫。